我老爸離開我們已經二十年了,當年的意外來的太突然,讓我們家措手不及,那年暑假我才國中二年級,爸爸生前曾經過,如果他去逝請將他長眠宜蘭,那一年的喪事費用,還是靠宜蘭叔伯親戚幫助才有辦法弄好,再此也非常感謝曾經幫助過我們的人,雖然往後的日子還粉長,親戚們總是勸我們留在宜蘭定居,可是母親當時堅持要在臺北,畢竟受人幫助有限,還是要靠自己才能重新再打起。


 


◎我老爸1952年生,屬龍。




 


  那一年1989/08/11爸爸的遺體從台北運回宜蘭,再進入老家的時候,爸爸的面容呈現安詳,而且嘴角是仰起的,整個臉紅潤像是在睡覺一樣,因為他知道他已經回來了,那一年的夏天天氣炎熱,可是心卻是在下雪,辦完喪事之後,我們回到台北來,重新站起,渡過開始一個沒有爸爸的日子。


 


◎爸爸和大姐合照。


 


 


  小時候我爸爸總是會教育我們,身教、言行合一,還記得有一年,我們家鄉吳沙國中禮堂剛好落成,中午的時候舉辦西式自助餐點,那時候第一次喝到雞尾酒,還有各式各樣的小點心,上的時候還有舉辦康樂會和抽獎,所以下午回去跟媽媽,媽媽也同意上帶我們前去觀賞,在下有演藝活動,都是要大拜拜或是喜宴的時候才會出現,難得國中禮堂落成還有舉辦表演,所以非常期待上的到來;可是到上的時候,媽媽卻反悔了,她想要睡覺,所以我們心非常的失望,跑去跟爸爸明一切,他二話不用他的野狼125,載我們前去觀看,我爸爸曾經過,大人答應小孩子的事情,一定要做到,要不然的話,不要隨便答應小孩,這樣子才不會失信,也正因如此,我在教導我的小孩子,也是言出必行,至今從未失信過。去觀看會爸爸還買一些東西給我們吃,雖然沒有全程看完,不過心十分的高興。


 


 


  以前在下並沒有所謂現在的便利商店,買東西總是要到柑店,小時候很喜歡跑柑店,因為在瓶瓶罐罐當中,總是有我們小孩子喜歡的零食,可是柑店距離我們家有一段的路程,所以次往返總是要騎踏車,那一天氣非常的寒冷,在上九點的時侯,爸爸想要喝酒,那時候米酒算是大人的飲料,爸爸叫我前去購買,可是因為真的非常冷,又加上是上,所以一直跟爸爸不想去買,可是他還是堅持叫我去,等到買回來的時候,我的臉非常的臭,因此把酒放在桌上,便跑回房間睡覺,可是爸爸十分的不高興,重重的將米酒摔在桌上,因此玻璃碎片四溢,劃傷了爸爸的手挽,血流不止,嚇的我趕快把母親叫起來,母親趕快將爸爸送去診所縫針,回來的時候,我以為爸爸要打我,可是他卻沒有,他把我叫到面前,跟我道理,他爸爸辛苦的賺錢養家,只是請我去買東西,而我卻拖拖拉拉不肯,這樣子問我對嗎?我跟他聲對不起,我下次不會了,那一年我小四。



 


◎宜蘭老家,是我老爸構圖、建造、施工一一完成,厲害吧!


 


 


  爸爸好賭成性,最後在宜蘭欠了一屁股債,在某天的上,爸爸攜家帶眷在宜蘭車站,準備前往他重新站起,爸爸看著車程表,叫我選一個地點,那個時候哪有地理位置觀念,隨便了一個地名,那就是‧‧‧蘇澳,結果父親那個地方不好,因此他選擇了台中重新站起,所以我們前往臺中北屯區,可是當天上爸爸把我們安置在旅館之後,他便不見蹤影,隔天早上才重新出現,又和媽媽吵了一架,原來當天上他又跑去賭博,真是了;住在台中的那一段日子,只要有空,媽媽總是會帶我們前去彰化的外公外婆家,外公外婆住的地方,比較落後,馬桶還是以前的糞坑式,就是中間隔著兩個木板,底下都是掏空的,所以上廁所的時候,總是會怕怕,除了味道有點難聞,下面還有‧‧‧,在外公外婆家,外公總是騎著他的鐵馬,載我們前去柑店,買零食給我們吃,外公家還有種米種蔬菜,還有養雞養豬養鴨,所以次去的時候,總是非常的高興,不過唯一美中不足,那就是沒有玩伴,因為他們之間,都是有點距離,再加上偶爾前去,所以認識的小孩子不多,總是玩不起來。在臺中居住了一年,卻因為奶奶中風病危,所以我們全家又重新回到宜蘭,那一年正是我小五的暑假。


 


◎在退伍之後,因為工作關係,去到台中出差,所以專程前往台中北屯區,去看以前我讀過的北屯國小,還有那間土地公廟,還有那間曾經居住過的房子,雖然變化許多,可是以前在台中的生活,又慢慢的浮現在腦海中,這就是曾經。


 


 


  奶奶中風病危送往羅東聖母醫院,可是情況卻是不樂觀,因此醫師建議我們送回家中比較好,那一年的夏天天氣炎熱,家中的親戚來來往往,因為姐姐是奶奶帶大,所以白天都是她在照顧奶奶,某天奶奶已經氣若游絲,所以大伯母和媽媽商討,準備給奶奶穿新衣服,我們都知道該來的總是要來,那一天的上奶奶病逝了,所有的親屬都圍繞在奶奶的身旁,送她最後一程。有一天爸爸跪在奶奶的靈前,久久不起,最後在靈前痛哭,因為他知道最疼愛他的母親,已經走了,他母親最放心不下就是他,可是如果不是他好賭,他就不用搬離宜蘭,而奶奶也不用自己獨居過活,在某天的早上被發現倒在客廳,研判是為了關燈而不慎從椅子跌下導致中風(以前日光燈總是有附一個小夜燈,而開關是長長的一條線,尾端是一個小桃子的造型,中間有一條槓,來控制燈的明亮),所以爸爸非常的自責,因為他最愛的人已經真的走了。


 


◎老爸的全家福照片,左下男生是我爸幼年照片。



◎左上是我老爸,帥氣吧!



 


 


  辦完奶奶喪事之後,我們全家又搬到了台北,希望從台北重新發展,因此我們定居在新莊,沒想到從此安定了下來居住到現在,那時候台灣的經濟正要開始起飛,所以在工作上十分的好做,因為爸爸是做土水,所以他自己承包一些小工程來做,也請了一些人,本想以為可以好好的在新莊重新發展,可是爸爸和媽媽彼此時間還是會吵架,因為次到請款的日子,爸爸便會失蹤,連帶性的連媽媽賺的薪水,都被他拿去賭博,因為爸爸的牌技不好,所以相對性輸的比較多,而媽媽心態總是認為,我賺的錢至少要養家餬口,可是如果連我賺的錢,都被你拿去輸掉,那媽媽非常的生氣。所以爸爸媽媽的爭吵在家中像是家常便飯一樣,媽媽的個性是不認輸的,如果爸爸動手的話,媽媽也是會反擊的,等到吵完架之後,我們小孩子才收拾殘局,那一年大家樂非常的風行,所以爸爸也開始迷數字的遊戲,還記得他會帶我們去二省道土地公廟,那邊因為報名牌非常的準,所以會吸引許多人前去求明牌,連帶性的攤販也聚集在那邊,上的時候,像是個不夜城。


 


 


  那時候的大舅舅,是在做海店快炒的生意,所以爸爸總是會跟舅舅,幫我準備一隻龍蝦,等我中大獎的時候,要殺來慶祝,不過我記得等了很久,才吃過一次,所以人家十賭九輸,也不無是道理,如果賭家都贏,誰要當莊家。有一天爸爸心血來潮,要帶我們去烤肉,所以約了一群親戚,前往三峽(印象中)去烤肉,除了爛賭之外,爸爸是個好爸爸,他也會注重我們身心的發展,小時候在宜蘭,到禮拜六總是會載著我們三姐弟,前往宜蘭看電影,看完之後,會帶我們去吃米粉羹,和一杯清涼的檸檬汁,所以至今我喜歡看電影,也是受了父親的影響,去年回去宜蘭的時候,竟然還看到那一攤賣檸檬汁的攤販,心湧起無限的感慨,人總是要懂得珍惜,不要等到失去之後,才來惋惜,因為那已經來不及了。


 


◎我們家全家福照片真的少的可憐,唯一幾張是去烤肉拍的。



 


◎下面妹妹是硬是來插花的表妹。


 


 


  以前小孩子是沒有零用錢的,所以除了基本的文具開銷,要用錢還是要跟父母親拿,因此爸爸就跟我們,一個禮拜給我們五塊錢(那時候一個包子三塊錢),當作是零用錢,要存、要花自己作主,因為零用錢得來不易,所以便會把它給存下來,還記得存了三十幾塊,忍不住跟鄰居小孩炫耀,我有零用錢;爸爸知道之後,跟我有錢要存起來,而不要向外張揚,如果人家知道你有錢,會不會來,這樣子比較不好。的確是,有錢要存起來,而不是去跟人家炫耀自己多會存錢,因為存錢是為了預防未來需要用錢。


 


 


  而爸爸要過世的那天上,他喝點酒又和媽媽吵了一架,我們以為吵完之後,他會跑去睡覺就以為沒事,所以我和弟弟跑出去玩電動,而那時候姐姐前往親戚家作客未歸,而媽媽跑去舅舅家聊天;在玩電動的時候,突然心中湧起不祥預兆,整個心亂如麻,霎那間我跟弟弟說,我們趕快回家吧!好像出事了,所以我們立刻跑回家,回到我們家的一樓,已經看見爸爸倒在地上,還有一灘血跡,所有的鄰居都出來圍繞,趕快幫忙叫救護車,而我嚇的趕快去打電話,打電話給宜蘭的大姑姑和叔叔,說爸爸出事了,請他們趕快北上,而媽媽趕回家中,已經哭到不行,那天救護車好像都在忙線中,所以舅舅和我趕快把爸爸送上計程車,直奔林口長庚前往急救;而姐姐正返家,得知爸爸遽逝,無法接受,整個人癱瘓,嚇的媽媽趕快把她送往三姨家安置;在醫院舅舅一直安慰我沒事不要緊張,醫生會盡力搶救,而我拚命的打電話回家,要請媽媽趕快來醫院,因為我怕爸爸真的會走,可是電話都沒人接,因為爸爸在吵架的時候,把它摔壞掉了,清晨舅舅從急診室走出來跟我,爸爸走了!過不久許多親戚都趕來醫院,聞訊大姑姑哭到不行,因為她最疼愛的弟弟走了。就這樣遽逝,來的好突然。


 


 


  至今度過二十個沒有爸爸的父親節,而當初三個小孩子都已經為人父人母,各有各的家庭和事業,雖然說人生無常,失去的雖然會傷慟,雖然說時間可以撫平一切的傷口,但是傷慟會永遠刻印在心中,即使是一絲傷疤,不過還是可以摸的到,中秋佳節,人家說每逢佳節倍思親,寫這篇文章,紀念我的父親,二十年時間不算短,可是我想說一聲,爸爸 我想您。


 


 



◎爸爸帶我們去宜蘭梅花湖走走,不過,我真的沒印象,我在2008年03月有去走走,不過景物依舊,人物卻是變成我們這一代。




 


 


 


◎感謝 呈大技術支援,在此感恩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揚子陵 的頭像
揚子陵

ⓣⓘⓩⓩⓛⓘⓝⓖ╭☆揚子陵的受、想、行、識,亦復如是世界!

揚子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