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大姑姑,圖片右上。


 




 


  從小父母親因為工作的關係,無法兼顧到三個小孩子,所以那個時候,便請大姑姑幫忙照顧我,以便我的父母親,可以無憂的工作,姑姑在粉年輕的時候,便嫁給了姑丈,而且住在我家不到十分鐘的路程,因此姑姑的大女兒跟叔叔年紀差不了多少,可是姑姑還是時常的回來奶奶家串門子,姑姑總計生了一子四女,以前的人總是生的比較多,對於小時候的印象,記得應該是要讀幼稚園吧!父親來到姑姑家,要把我帶回家,做上父親的野狼摩托車,他把我放在前面,並且用一塊小棉被,遮住了我的頭,因為他怕我會記住回姑姑家的路,那時候我可是十分的生氣,以為姑姑不要我了,所以在上學後,只要有空的時間,我便會走過田園小路(只有泥土做的小路喔,在田園中讓農夫行走)跑到姑姑家串門子,所以那時候,跟諸位姊姊感情非常的好,有時候姐姐他們有宴客邀請,都會偷偷的帶我去參加,那時我可是十分的高興,因為可以喝到汽水和吃到我喜歡吃的竽泥(它是熱的喔,綿綿的口感入口即化,是我最喜歡吃甜點,可惜次回去宜蘭,總是可遇不可求);那時候奶奶有養一隻狗,全身是白色的,有幾塊色的毛交叉其中,它非常的乖巧,名字叫做哈里,只要是它出現在我姑姑的家中,姑姑的家人就會知道,奶奶要來了,它非常的聰明,可惜那時候村庄附近,有人家養了一隻大狼狗,只要牠放出來的時候,我們所有的小孩子,總是嚇著驚慌、爭先恐後回家裡或是其他人家中,結果有一次,大狼狗跟哈里遇上了,跟那隻大狼狗奮力而戰,不幸敗亡,它拖著受傷的身軀,走回奶奶的家中,躺在屋簷下,慢慢的喘氣,那時我知道,它要離開我了,我哭得好傷心喔,畢竟它在我成長的過程中,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,它從不在家裏隨便大小便,當它用前在抓門的時候,我們就知道它要出去解放,只要一開門,它就會衝出去了;在以後我也陸陸續續養了幾條狗,可是唯一不變的是,它們的名字都叫做『哈里』。呵呵~


 


 


  在讀小學的時,因為姑姑的女兒,已經在就讀國中了,那時上學總是要走二十幾分鐘的路程,所以遇到三姐和四姐時,我們姐弟總是會央求他們載我們一程,不過天總是要碰運氣,畢竟上學的時候,出發時間點總是不同,只要給三姐或四姐載到,在過馬路的時候,她們總是會買一塊紅豆餅乾給我吃,那時只要吃到餅乾,心就十分的高興,後來四姐嫁到高雄去,碰巧我當兵也在高雄,因此放假的時候,總是會過去四姐那邊過夜,隔日她會在我去高雄逛,這也算是一種奇妙份吧!


 


 


  後來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,父親因為負債的關係,舉家搬至台中,回到宜蘭總是要等到過年的時候,我才能去找姑姑敘舊,姑姑家到過年的時候,歡樂聲中會在除夕開始到初四結束,總是十分的熱鬧,宴客滔滔不,因為姑姑的人很好,所以許多的親戚總是會在過年的時候登門拜訪,他們家的廚房好像是辦流水席一樣,時時刻刻都可以開伙,不怕你吃到飽,只怕你不吃;我跟姑姑比較有話講,她也是會問東問西,我們的感情很好,只可惜那時候總是聚少離多!


 


 


  後來因為奶奶過世,所以我們又舉家搬回宜蘭,可惜只住了兩年,父親又因為負債的關係,所以又搬到了台北,沒想到一住下去,便住到至今,回去宜蘭的時間還是依舊只有過年和放寒、暑假的時候,我總是會住在姑姑家,可惜那時候玩心比較重,三不五時都會和小時夥伴出去玩,所以只要到了中午和餐的時間,姑姑總是會在門外,一直喊我的名字,那時候他的鄰居總是笑著又在找他的姪兒了,也知道我一定又回宜蘭了,只要是我在附近,聽到姑姑的喊聲,我就知道是中午或上用餐的時間了。


 


 


  記得有一次,姑姑知道我下午要回台北,他跟我中午我們來烤肉好不好,可是我沒有肉阿,她姑姑有養雞,那我們來烤雞肉好了,那時候的我非常的高興,因為次的烤肉總是要等到中秋節,可是我的家人他們又不喜歡烤肉,所以當姑姑要烤肉的時候,我是十分的高興的,姑姑在他的家中後面,養了一群雞鴨,她把醬油和沙茶醬混在一起,當成是烤肉醬,而我十分的高興在生火,雖然只有我和姑姑兩個人,吃的也不多,可是我知道姑姑是疼愛我的,她很珍惜跟我相處時光,我要回台北時,總是會幫我準備在火車上吃喝的東西,總是怕我會餓著,在我離開時,她會問我下次什麼時候再回來,我總是為跟他,您放心,我回來的時候,一定是第一個來找您的。


 


 


  記得有一次,搬來臺北多年,因為父親過世,在台北第一次買房子,母親辦桌請客,姑姑來參加,我很高興,在吃飽飯後,姑姑要回去宜蘭,因為是搭火車的方式,所以我便送她到台北火車,我購買月台票,便在月台中和姑姑聊了起來,她粉高興我們在台北發展了下來,雖然少了父親的支撐,不過她心中感到安慰,我們總算有了居住的地方,不過少了父親,還是要靠自己的實力打拼下去,我跟她,這些我知道,請您不用擔心,我們會好的照顧自己,請您身體保重。我知道她是掛著我,擔心我在台北的一切,不過人生的路途就是這樣子,就如同搭火車一樣,過客會上上下下,沒有人會永遠的座車。


 


 


  在一次清明掃墓的時候,因為弟弟沒有吃過牛排,那時候也是準備回去宜蘭,想在等火車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,因此便跟弟弟,哥哥請你吃牛排好了,等我們吃完再坐火車也來得及;回到宜蘭的時候,第一件事便是去姑姑的家中,走過田園小路,遇到姑姑的鄰居,他跟我姑姑中風了,剛送去羅東醫院,那時候的我簡直震驚住了,拔腿就衝到姑姑家,結果遇到姐姐,正在哭泣,她了十分鐘,姑姑在十分鐘前中風,已經緊急送到羅東醫院,剛好姑姑的親戚要去醫院,所以我便搭便車一同前往,姑姑因為是中風的關係,所以被緊急安置在加護病房,可是加護病房開放的時間有限,再加上親戚眾多,所以會面的時間十分的短暫,等到會客時間過後,我便在加護病房外面等,大概是裡面的護士小姐,看我在門外站了很久,她問我為什麼不離開,我我姑姑躺在裡面,我只想再見她一面,可惜有時間限制,所以我不能進去看她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,護士小姐那你偷偷地進來吧,我給你看你姑姑,那時真的十分地感恩,感謝護士小姐通融,讓我進去看我姑姑,可是當見面時候,我的心好痛喔,姑姑的脖子被插管,身體被儀器線路給包護著,我只聽到儀器的聲音在跳動,可是當我在旁邊輕輕喊著看著姑姑的時候,她的眼睛卻沒有睜開過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,只能拼命地祈禱,希望滿天的神佛保佑姑姑能平安無事,好恨喔!只差了十分鐘,我就可以見到姑姑,那知道為了吃牛排,回到宜蘭的時候,卻變成了這個模樣!


 


 


  後來等到病情比較穩定,姑姑便被轉到普通病房,而我則利用個星期日的時候,坐火車回到羅東看姑姑,過沒多久,姑姑便被哥哥接回家中安養,因為是中風的態,所以只要問她什麼事情,她便會用眨眼睛的方式來表示,雖然四肢沒辦法動,可是當我們在詢問的時候,總算還有溝通的方式,這是唯一感到慶幸的,姑姑在她生病到往生時,冥冥之中好像蒼天已經注定了,後面的兩位姐姐也嫁出去,等於都做到了,好像是她自己的意識力,要撐到她把所有的責任盡完,才算是在這個人世間,有一個完美的交代。雖然萬般的不捨,畢竟也是要到離別的時候,只是這個世間上,又少了一位疼我的人,至今年過年的時候,我總是會在初二或是初三回到宜蘭,還是會去姑丈家拜訪,只是因為少了姑姑,所以姑丈家也變得比較冷清,真的很懷念姑姑,這就是人生吧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揚子陵 的頭像
揚子陵

ⓣⓘⓩⓩⓛⓘⓝⓖ╭☆揚子陵的受、想、行、識,亦復如是世界!

揚子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